Quince y nueve

第一次写,可以说是相当惶恐了……而且没有题目(跪)所有锅我都背,ooc属于我。
希望能跟太太们交朋友(小声许愿)
夏天的马德里天气总是很好,阳光毫不吝啬的撒在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典型的地中海气候。但也有例外,比如今天,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一整天,让人总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比如Ramos。皇马队长坐在车里,看着车窗外的雨和已经开始闪烁的红灯,有些紧张的摩挲着手指。或许是察觉到自己这点莫名的小情绪,他自嘲的笑了笑,嗨,放松点,只是去见一个老朋友!唔,老朋友?
等Ramos到达那家店的时候,隔着玻璃,他看到坐在窗边的Torres。他的老朋友,头发不再是以前的金色而且更短了,岁月和时间把他的脸打磨的更加棱角分明,但还是那么好看,Ramos听到自己在心里轻轻地说了一句,和以前一样的好看。
走进店里,走到窗边,在他对面坐下,说“嗨,恭喜!”故作轻松,但Ramos听得出自己声音里的紧张。
“你是指什么?”Torres笑着反问了一句。
“欧联杯,那可是场大胜”说完又飞快地补充了一句“还有联赛。”
“联赛?”Torres挑挑眉“你是认真的?”
像是也感觉到了这句话的瑕疵,Ramos有些局促的喝了一口咖啡“我觉得你们的胜算更大一些”他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ya反正怎么样都不是第一对吗?马德里竞技和皇家马德里,我们都不是。”
老天啊,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尴尬?Ramos开始控制不住的想起从前,他们俩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整天腻在一起,他说笑话给他听,看他笑着皱起脸上调皮的小雀斑。
“我要走了,离开马竞,离开马德里。”在一阵沉默过后,Ramos听到Torres开了口。
“我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呢?媒体铺天盖地的消息,“但是,为什么……我是说,或许你也可以考虑留下,这里是你的家不是么?”上帝,我到底在说什么?Ramos在心里不住的质问自己。可是有些话,想到了,就那么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面对那个人,不计前因后果。
“不会,我该离开了,”Torres抬头,看着Ramos
的眼睛,“马竞需要年轻的血液,我爱马竞,为了球队的利益为了俱乐部的利益,我会选择离开第三次,第四次。”
这才是他,和以前一样的他。
“那,有没有想过,要去哪里?”Ramos没忍住多问了一句。
“mmmm美国?日本?英超?或者直接退役?好吧,这句是玩笑话。说真的,我真的还没有确定,”Torres笑着又补充了一句,“反正肯定不会是皇马!”
Ramos也笑了,他没有接话。雨好像下的小了一点。
“洛佩特吉把公布大名单的日子推迟到21号了”Ramos说了一句,像是说给他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知道。”Torres耸耸肩,“但他不会带上我,我敢肯定他不会带上我。”
“嗨!别这么说!”Ramos突然提高了声音,有些急切地说道,“你可是我们的金童!”
“但我,我们都老了不是吗?我们需要年轻人。Álvaro,Saul,Koke,Lucas,Marco,Isco……我们需要年轻人。”
“Villa!Villa他不是也回来了吗?还有Costa……”Ramos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知道Torres说的没错,的确,他们都老了。Iker,Puyol,Xavi,Andrés,Alonso,Villa……曾经并肩作战的队友现在还留在身边的,真的越来越少。每当看到队内年轻人在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凑在一起说悄悄话的时候,Ramos满眼都是他和Torres当年的影子。他是西班牙的金童,力挽狂澜和Villa大杀四方,他是长发飘飘的青涩少年,跟在前辈身边脾气火爆,他们先后举起欧洲杯世界杯欧洲杯,他们从欧洲之王蜕变成为世界之王。只是再也回不去了,Ramos长成斗牛士军团的队长,再说起从前那段光辉岁月的时候,也只有Pique,Busquets,Silva会附和会想念会大笑吧。身边那个最亲近的人不在了,他是最最权威的队长,却没有谁再听他说笑话,再也没有谁在场边和他交换一个吻,他们回不去那个从前,回不去那个自己。
“sese,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马德里,我不想离开西班牙”,Torres顿了一下,“我不想离开你。”
Ramos愣了一下,他太久太久没有听他那样叫他了,那个只属于他只属于他们两个的专属,天知道他有多么的想念。
“sese, te quiero。亲爱的队长,带着他们,去把属于我们的东西,拿回来。”
他很少这样说话。Ramos看到对面那个他最爱的人的眼睛,亮闪闪的,或许泛着点泪花。
Ramos站起身来,伸出温热干燥的手抚上Torres的眼睛。“nando,我会的,我会的,带着你的那份一起。”
然后,他探出身子,轻轻吻上Torres的唇,像多年以前,在球场边,在更衣室里,在马德里的阳光下,一模一样。Torres听见他的小太阳,在他耳边说“nando, te quiero。”
无论你去往何方,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不会停止想念,我都不会停止爱你,我知道,你也一样。
外面,马德里的天,晴了。